BOS动了谁的蛋糕?

一条基于EOS主链开发的侧链项目BOS,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吸引了主链节点的关注,一些节点不惜拿出自己的服务器为BOS构建网络,其中包括10余个EOS主链的主节点和备选节点。

参与BOS的节点们大多以0.01EOS的价格为BOS首期私募到的50万EOS的资金贡献了真金白银。今日凌晨4时,BOS价格在0.014EOS左右。

BOS的团队、技术、分配方式等招致了另一些EOS节点的质疑。

1月17日,BOS主网上线后,EOSlaomao的负责人老猫率先公开“发难”,劝这个身份和技术实力不明的项目“要善良”,不要冒道义和法律风险让熊市中“已经亏损累累的散户来买单”。

老猫这么一“劝”,吃瓜群众都在问BOS是谁?这倒让BOS这个EOS的侧链项目火了。

社区内部的分歧在舆论发酵后,BOS的支持者们不甘心“被黑”。很快,有BOS爱好者发文反怼老猫,被因利益戴上“正义”高帽,“我也劝你善良”。

BOS的节点参与方向蜂巢财经表示,他们的服务器在BOS上线后参与了出块,“交易速度、出块顺序较EOS网络有很多改善,也在解决EOS在DApp开发方面的制约。”

对于市场上的质疑,另一个节点的开发者表示不解,“BOS是在丰富EOS的生态竞争,市场上的各种侧链事实上都是在促进EOS做出改进。”他认为,BOS被围攻,说到底还是触动了一些利益者的蛋糕。

BOS半天时间募资800万元

1月29日, BOS的节点数为75个。与EOS主链网络一样,其中也包含21个超级节点。

相比已经上线7个多月、拥有505个节点的EOS来说,这个主网刚刚上线12天的侧链网络还太稚嫩。

有意思的是,BOS的75个节点中,有10多个来自EOS的节点,其中包括主节点StartEOS、EOS Canada,以及备用节点Eos New York、欧链、Crypto Lions、旗象社区等也参与到BOS的主网构建中。

程序员王威(化名)既是EOS节点团队成员,也是BOS节点的维护方人员。

他回忆,今年1月10日左右,他所在的EOS节点团队收到来自社区内部的一份BOS募资信息,“想参与进来是因为这是EOS的侧链项目,我们仔细研究过白皮书,其中对交易时间、使用成本、社区治理等方面都较EOS有所改善。”

1月13日,BOS完成了首轮私募,“1EOS兑100BOS。”也就是说,BOS的首轮私募价为0.01EOS。

按照BOS官网上公开的技术白皮书显示,初始发行量为10亿的BOS,有2亿拿来进行私募,分四期进行募集,每期为5000万。另一位BOS开发者何洋透露,首期私募没有锁仓,但后面的私募轮次会有锁仓计划。

BOS的通行证发行计划

王威证实,首期的5000万BOS的确为项目筹得了50万EOS。何洋透露,募资不到半天就结束了。

募资这也成了BOS后来主网上线后,老猫和媒体质疑的方向。1月18日,超级节点EOSlaomao的负责人老猫发文《熊市,我劝你善良》一文,将矛头对准了这个EOS的侧链项目,其中他针对BOS的发行方式发问,“谁在代表着社区?谁制定了这个规则?……谁来进行私募?谁收了私募的钱?……”一连九问,怀疑BOS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透明项目。

同时,老猫以从道义和法律层面“劝”BOS别变相ICO。紧接着,有媒体认为不锁仓的BOS私募者们在“买到币以后,随意使用”。

王威不认可老猫对“BOS在做ICO”的指责,“BOS从未面向散户募资,参与募资者多为EOS生态社区成员。”

他承认,BOS的私募部分确实没有锁仓限制,“但大多数参与募资的是节点,和EOS一样,节点在主网上线后也要参与竞选,BOS币也是票。”他以此来解释节点们在BOS进入交易市场后套现的可能性较小。

BOS最高飙至1EOS后大幅回落

1月16日8点,在BOS主网上线的前一天,已经有某不知名的交易所上线了BOS/EOS 交易对,2天后,BOS达到最高价0.2EOS,较私募价涨了20倍。但在该交易所上,BOS的交易量至今不足500,交易深度严重不足。

1月21日,BOS在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畅思的币价飙升到1EOS

1月21日,在BOS主网上线的4天后,另一家数字资产交易所也提供了BOS/EOS 交易对,BOS最高飙到1EOS,较私募价格涨了100倍;次日,价格跌回到0.02EOS。

“BOS是刚刚出现的新项目,而且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这个价格没有什么参考性。”作为BOS节点参与者,王威说,他们不太看重当前价格,而团队加入BOS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看好这条链在技术上呈现的价值。

“和EOS一样,BOS的备选节点也是有奖励的,为主网代码做贡献的开发者也有收入。”王威说,连同类似EOS仲裁这样的治理组织,也会获得奖励。

按照BOS的白皮书显示,除了初始发行的10亿BOS外,还将每年增发2%,也就是将有2000万BOS用于节点奖励(1%)、开发者奖励(0.8%)和治理激励。

据bos.bloks.io显示,截至今日凌晨,排名第一的BOSASIA11111节点,已获得914.7万左右的投票,每日收入为1302个BOS,折合人民币仅为300多元。

BOS超级节点仅有排名前十的节点收益在1000BOS以上

而同一时间,在EOS上,排名第一的超级节点EOSHuobiPool的待申请奖励为664EOS,折合人民币为1万多元。

“当然不能和市场上涨过多轮的EOS价格相比,但从数量看,奖励数量还是可观的。”王威说,就像当初期待EOS的发展一样,他也期待BOS的路能有长足的劲头走过熊市。

“侧链促进EOS进化”

1月17日,BOS主网正式上线。尽管已经参与过BOS之前的启动演练,王威和团队在主网上线后加入出块,“相较于EOS,BOS对于节点的出块顺序采用了按位置顺序来出块,从服务器部署角度看,这样更科学合理一些。”

王威进一步解释,EOS按照节点账户名称的字典顺序来出块,“我们跑节点的时候发现,由于各节点服务器的布置位置不同,出块时会出现一些延迟,这会导致微分叉, BOS的时区顺序出块,可以降低这种微分叉的出现率。”

该团队跑了10多天的BOS网络,他们专门去验证过BOS一直宣称的“3秒交易不可逆”这个噱头,“在测试网上,93% 的交易是可以达到这个速度的,98% 的交易可以在 5秒钟进LIB(Last Irreversible Block)。”

在BOS的官网上,蓝底白字显示着“更可用的链,为DApp而生”的Slogan。何洋所在的团队也在为BOS贡献代码,他认为,BOS从技术表现上来说并没有脱离Slogan里表达的理念。

他解释,使用成本高一直是EOS主网没能解决的问题,网络CPU和RAM内存紧张让用户转账、DApp开发者很头疼,“用户经常会出发现抵押资源不足,DApp市场因此没法用了,十分影响体验。”

BOS的成本约为EOS的1\5

何洋说,BOS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改进,“它通过调整参数来调整分配给每个用户免费的资源额度,这就是BOS提到的‘低保’机制。”

按照BOS白皮书显示,低保机制可以让用户无需再为较少的初始资源抵押担心无法使用链上功能,而对于更多使用需求的用户,超出低保额度的资源使用仍然需要进行抵押。

“已经有DApp尝试在BOS链上做开发。”何洋说,这个数字已经在10几天内就达到了10个左右,“不太多,但是基于BOS的预测游戏、红包DApp和贪吃蛇这类基本的小游戏都已经在BOS上出现了。”

王威觉得,EOS节点在BOS上布局,一些DApp开始在BOS上做尝试,这些都是在分食EOS的市场,“这对EOS生态不是坏事,生态内外部的竞争可促进EOS做出改进。”

他以自身经验和社区奖励机制举了个例子,“我是个程序员,虽然不敢说代码写的多牛逼,但是我也想为EOS提交一些我的代码,但是BlockOne极少接受程序员提交的代码,更不会给我奖励。”他说,BOS的激励机制正在改变这种现状。

有一种担心也在出现:参与BOS节点维护的EOS节点团队,会不会彻底出逃?放弃主链的网络运营任务?

王威和何洋均表示“不会”。

王威说,EOS的主节点主要任务还是在维护EOS社区,“加入BOS是一种丰富业态和收入的尝试,它本身也是EOS生态的一部分。”https://bihu.com/article/1978449433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