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治理的问题列表--来自治理问题收集群

edited September 2018 in 中国EOS - Chinese

最近,有朋友在EOS中文社区组织了治理问题收集群,搜集社区成员所关注的关于仲裁、WPS、ECAF等相关的话题下的问题,这个列表会提交给Thomas Cox,请Thomas回答。

如果对于治理问题感兴趣的,可以加我微信: shuke0327, 邀请你加入微信群;
或者,你也可以直接在本帖下面留言,描述清楚您的问题。

请注意,本文仅作问题收集之用,后续的回答会另文描述。

1. BM提到过链上仲裁庭的自由竞争机制,如果这个机制通过的话,由谁来设立仲裁庭的准入、退出机制?是否会保留ECAF作为未约定时的默认仲裁庭?

2. 人们可不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账户的“可仲裁性”,其意味着,如果某账户未选择仲裁合约,那么它这个账户即是不可被仲裁的。争议双方是否必须有共同选择的仲裁庭,该项争议才是可被仲裁的。

3. 宪法的制定是个基本遵循的规则,宪法的大规则下,具体操作层面的细则有什么说法吗?宪法应该明确基本的义务、权利和约束规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应该有个清晰的界定。并且对于后续的治理细则要在宪法内明确,以便建立一个良好的机制来约束节点和仲裁庭,防止节点贿选、偷票、联合操控等等诸如此类的作恶行为;仲裁庭要长期有效运转,需要有明确且具备良好操作性的的激励、回报、成员保护和退出细则;另外建议要有激发社区活力和参与度的内容。

4. 如何建立长效的仲裁庭、仲裁员的筛选机制,发现争议仲裁,纠正不合理仲裁,淘汰不合格仲裁庭或仲裁员?

5. 关于贿选:如何惩治贿选?(在“贿选”定义已明确的情况下,BP或代理出现贿选的行为,如何惩治?)

6. 交易所用客户的EOS参与投票,是否对EOS其它节点、选民不公平?是否对EOS的安全有危害?这是否属于盗窃行为?交易所客户是否受到权力条款的保护?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对有这种盗窃行为的账户如何惩治?

7. 有一个微信群,入群资格是投票给某个节点,这个节点会不定期给群员福利,比如空投其它币,这算贿选么?有没有绑定群员而不涉及到贿选的方法?

8. ecaf是否有设立的必要的问题,通过社群讨论ecaf机构本身存在的利弊,并把利弊点分别列出,最后形成提案进行公投,用以决定是否需要设立ecaf

9. 现在上线的游戏,大部分都没有开源智能合约,也出现过多次被黑客攻破导致丢币的现象。怎么样促进dApp智能合约开源?BP是否可以禁用其合约账号?对于未开源智能合约的dApp,我们可以如何处理?如果有恶意更新合约的行为又该如何处理?

10. 如何明确一个行为是否“违宪”,尤其是节点违宪,由哪个组织以何种形式来仲裁违宪行为并采取强制措施?

11. 当前大部分选民都是盲目投票。要么没有动力参与投票,要么没有足够的价值体系去执行多达30个选项的投票权,导致选举结果无法实现群体理性(准确体现群体偏好)。有什么办法应对这种状况?

12. 如何合理地使用剩余4%的增发?您怎么评价BM提到的UBI?它能否同时实现EOS生态的正向收益和UBI的自身目的(满足基本生活的全民无差别收入)?

13. 能否考虑一个机制,替代目前的config.ini中配置blacklist这种功能

14. 关于公投:您怎么看待公投,(不被最大程度限制的)公投会不会使得EOS的治理从共识民主走向多数民主?公投是否和EOS的治理精神相悖?

15. 关于侧链,thomas对于侧链的定义是怎么看的?对于现在一些人fork eos代码以后,自己选bp,然后声称自己是eos的侧链的行为又怎么看待的?观察到有EOS的主网BP原班人马同时站台,竞选这些链的BP,对于这种行为又是如何看待的?

16. 针对今日出现的EOS主网上部分开发者恶意发布重名代币以骗取数字资产的行为,是否需要设计相应的机制来防止?

17. 在宪法 1.0 的开头,描述了“This Constitution is a multi-party contract entered into by the Members by virtue of their use of this blockchain.”,随后的内容中频繁出现“Member”这一词汇,那么对于宪法中具体的权利与义务,其对象的定义是什么?认为需要有更清晰的界定。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